那天太后就让我住进了明月阁

  当天,太后就让我住进了明月阁。原来,太后一个月前,就派人将空着的丽景苑改为了明月阁。重新布置的明月阁,去除了原先的奢华富丽,整修得焕然一新,清雅别致。最令我喜欢的还是那明月阁外的梅竹园:春梅含笑,竹影婆娑,分外清幽。听说,那些照水梅是太后特意命人移植进来的,我感念不已。因着思念云,想要快快回去的心思也按捺下几分。太后待我如此,我怎敢提回去的话,以后可怎么办呢?云,你可知道我有多想念你?
  
  “公主,太后为公主准备的礼服已经送来了,公主现在试穿吗?”第二天一早,有宫女禀报。
  
  “好,我试试!”穿上那礼服,铜镜里那张脸令人惊讶,我对镜子里的自己陌生而疏离:来人间太久了,我已不再是那朵不食人间烟火的花,与人间的女子已经一般无二了。只是,奇怪的是,眉间的朱砂痣,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没有了。
  
  “公主可真美啊,就像天上的仙女,不像人世间的姑娘。”小宫女莲儿看得呆了,喃喃自语着。
  
  “啊?我不像人间的姑娘,我觉着挺像的啊!”我有些懊恼。
  
  “呵呵呵!”莲儿捂着嘴笑了:“人间的女子哪有公主这么美的?依莲儿看啦,这宫里的娘娘们,就没一个及得上公主的。”
  
  “是吗,小青,给我掌嘴,让她知道知道这宫里的规矩!”耳边忽然传来一个女子冷森森的话语,香风袭袭而来,一位满头珠翠,华服盛装的美貌女子出现在铜镜里。
  
  “丽妃娘娘饶命啊!公主救命啊!”莲儿边被掌着嘴,边苦苦哀求。
  
  “住手!退下!你是什么人,敢在明月阁撒野!”看着莲儿渐渐红肿的脸,满脸的泪,我怒道:“来人,把这奴才拖出去,重重地打板子!”
  
  “公主,这……”进来的侍卫一看情形嗫嗫嚅嚅,不敢动手。
  
  “公主,不要啊!奴婢知罪,请丽妃娘娘饶恕奴婢吧!”莲儿嘴角已被打得出了血,仍跪着苦苦哀求。那小青竟然还不住手。
  
  “把小青给本公主拖出去,打!听明白了没有,张谦,李密!”我一字一顿。
  
  “是!公主!”张谦、李密拖着小青出去了,不一会,门外便传来小青撕心裂肺的哀嚎声。
  
  “馨儿,带莲儿去敷药,好生照顾她!”我坐下来:“萍儿,给本公主倒杯茶来!”
  
  “你,你,你….”那女人一手指着我,一连说了三个“你”字,竟然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  
  “丽妃娘娘是吧!明月参见丽妃娘娘!”我依然坐着,只虚做了一个见礼的手势:“明月累了,要休息了,还请丽妃娘娘见谅!”我冷冷地看着她,做出一个送客的姿势。
  
  “你,你,我要到皇上那儿去告你!哼!”丽妃恨恨而去。
  
  “不送!”我头也没回,接着喝茶。
  
  紧接着,宫门外便传来吵嚷声:“快放了青儿,否则本宫要你们好看!”
  
  “芯儿,珠儿去看看,打得你们满意了就放了吧!”我不疾不徐慢慢说道。
  
  “是!”芯儿、珠儿领命而去。
  
  不一会儿,门外的哀嚎声、吵嚷声听不见了。芯儿、珠儿兴高采烈地跑了进来,喜形于色。
  
  “这么高兴啊,看来这个青儿向来嚣张得很啦!”我看着她们俩:“难不成你们都受过她的毒打?”
  
  “嗯,这宫里的宫女、太监,除了太后、皇后宫里的,有几个没被她打过;她这可是头一回被打。公主,皇上会不会怪罪公主啊?公主有所不知,这丽妃娘娘得罪不起啊!”芯儿忧心忡忡。
  
  “怕什么,公主有太后疼爱,皇上最孝顺了,怕她做什么!”珠儿笑嘻嘻地说道。
  
  “这丽妃到底是什么来历,这般嚣张跋扈?”我惊诧不已,这小皇上如此英明睿智,怎会如此偏宠着丽妃,由着她在宫里这般招摇。
  
  “这丽妃啊,她是河间王妃的外甥女,是河间王亲自送进宫来的,本要做皇后的,太后说与皇上年纪相差过大,不宜为后,这才做了丽妃。皇上可宠着她了!”芯儿回道。
  
  “原来如此!珠儿、芯儿,随本公主去见皇上。”我放下茶杯,起身去南书房。
  
  “皇上,你一定要给臣妾做主,严惩那明月公主,还有那帮奴才。”书房里,丽妃的声音娇软如绵,却又带着万般委屈。
  
  “丽妃,你也太放肆了,这才第一天,你就上明月阁胡闹,还指使宫女出手打人,朕没去惩治你,你倒好,恶人先告状,退下!”小皇上看来耳聪目明着呢,我示意门外的侍卫不必通传,带着芯儿、珠儿转身离开。
  
  “朱砂!你还好吗?”熟悉的声音入耳,我转过头,你微笑着向我走来。月余不见,你清瘦了许多,漆黑的眸子深潭一般。
  
  “云,你来了,正好和我回宫去。”我喜出望外。
  
  回到宫里,换上便装,屏退宫女太监,我孩子一般拉着你的手,仰起脸问你:“云,我好想你,你想不想我?”
  
  “你现在是公主了,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啊?”你忍着笑,轻轻地抱着我:“这样就好了吧!”
  
  “嗯,云最好了!”我闭上眼睛,你的怀抱让我安心。
  
  “明天酒宴你可得小心点儿,别随意喝人家手里的酒,只喝我和枫倒给你的茶,去之前先吃东西,别吃那些陌生的宫女太监送上的东西,记住了!”你轻抚着我的头发,放开我:“真不希望你出现在那里,河间王一定会出席。对了,你眉间的痣怎么没了?”
  
  “我也不知,早起照镜子就没见着了。”我也疑惑着呢!
  
  “没了就没了,也没什么要紧的,要紧的是你好好的就好。”你语声轻快。
  
  “公主,皇后娘娘和皇上的众位妃子们来了。”珠儿前来禀报。
  
  “那我走了,朱砂,好好照顾自己。”你身形一闪消失在我眼前,吓了珠儿一跳,呆呆看着我。
  
  “傻站着干什么,还不随我前去迎接皇后娘娘和我那些皇嫂去。”我好笑地看着珠儿。
  
  “别迎接了,明月啊,皇嫂们不请自到,多有打扰啊!”皇后娘娘已到了我眼前。
  
  “恭迎皇后娘娘,见过各位皇嫂。”我赶忙见礼。
  
  “是明月的不是,本该是明月先去拜见皇后嫂子和各位皇嫂才是,还望皇后嫂子和各位皇嫂恕罪。”我深施一礼。
  
  “妹妹就别见外了,咱们本是一家人。皇上和太后都疼你如珠如宝的,谁敢怪罪你,本宫重重治她的罪。”皇后的脸上虽带着笑意,眼神却森冷威严地向众人脸上扫过。
  
  “臣妾不敢!”众妃齐声答道。
  
  “哎呦,皇后娘娘啊,除了那丽妃,谁没事吃饱了撑的,来欺负咱这天仙似的妹子啊!大家说是不是啊?!”一位服饰打扮素净端庄的美人越众而出:“明月妹子,皇后娘娘可给你带了好东西送你呢!”她转脸对皇后说道:“皇后,你就给姐妹们瞧瞧,长长见识吧!”
  
  “许美人,就你心急!”皇后对许美人微微一笑,转脸对我笑靥生春:“文英,把本宫送给明月公主的礼物打开!”
  
  “是!皇后娘娘!”一位蓝衣宫女上前走到我跟前,打开手里的锦盒,递给我:“公主请看!”
  
  我接过锦盒,妃嫔们全围了上来,赞叹不已:“呀,这碧玉簪、翡翠指环,琉璃瓶、金凤钗该是当年南越王敬献的贡品吧,臣妾原以为皇上都赏了丽妃呢,原来都在皇后娘娘这里。”“可不是,这么好的东西,当年臣妾想着皇上总该赏我一样吧,可皇上压根不理我,就当没听见我说的话。”“那是,皇上敬重皇后娘娘,夫妻情深,当然该给皇后娘娘了。”……七嘴八舌,吵得我头都晕了。
  
  “太后驾到!”宫门外张公公的通传声响起。
  
  我谢过皇后娘娘,让萍儿收起锦盒,前去迎接太后。
  
  “哀家就说了,今儿明月这里一准热闹,果不其然,张公公,你瞧不是!”太后乐呵呵地进来了。
  
  我快步上前,扶太后坐下:“母后,明月本就要去见母后的,怎敢劳母后亲自驾临,母后身子还没全好呢,得多休息才是呢!”
  
  “臣妾等参见太后,太后万福金安!”皇后娘娘率众嫔妃拜见太后。
  
  “起来吧,你们都坐吧,哀家病了这么些日子,难得出来走走。皇后啊,在明月阁,就别拘着礼了,随意些!”太后看来兴致极高。
  
  “哀家这个公主不算辱没皇上和你们这些皇嫂吧!”太后拉着我的手,看着众人笑道。
  
  “母后说哪里话,这明月妹子我见犹怜,又知礼懂事,姐妹们爱都爱不过来呢,怎敢论及辱没二字,母后说笑了!”皇后急忙上前回禀。
  
  “是啊是啊,皇后娘娘说的极是,除了那丽妃,谁不疼爱这明月妹子啊!”一位粉妆玉琢般的美人儿上前回禀。
  
  “出了何事?齐美人,说来哀家听听!”太后变了脸色。
  
  “母后,没什么事,是明月无礼在先,没去拜见众位皇嫂,不关丽妃的事,还望母后恕罪。”我急忙回禀。
  
  “你有什么错,你刚受封搬过来,明月阁也须费时整理好,哀家也还没让你去各宫走动,你何罪之有!”太后转头朝皇后和齐美人招手:“你们俩,坐到我这儿来!齐美人给哀家好好说说出了何事!”
  
  “是!”皇后和齐美人互相看了一眼,坐到太后近前来。
  
  那齐美人于是添油加醋,眉飞色舞一通讲述,她那瓷娃娃一般的容颜,加上她那些绘声绘色的手势,只听得太后怒不可遏:“丽妃么,很好!齐美人,明儿河间王妃来了,你再如今日这般,再给河间王妃说上一番。爱家倒要看看,这河间王妃家怎么养出这样的好女儿来的,真是岂有此理!”
  
  “臣妾遵命!都是臣妾多事,太后且顾惜着身子,切莫要为这丽妃动气。”齐美人曼声劝慰着太后。
  
  “你这哪里是多事了,如今也只有你,还敢让哀家听点真话了。”太后瞧着皇后:“皇后啊,哀家老了,这丽妃,如今越发是侍宠生娇了,明月阁也敢闹了。明月刚进宫,你替哀家多照应些,别让人委屈了她。”
  
  “是,臣妾遵命!”皇后低眉顺眼,恭谨地答道。
  
  我瞧着齐美人目瞪口呆,这天下间竟还有如此能言善道的美人儿!
  
  “齐美人啊,哀家知道你刺绣一绝,日后有闲暇可教教公主。”太后又吩咐齐美人。
  
  一众人等絮絮叨叨许久,太后终于乏了,起驾回宫;众妃也告辞而去;皇后临走前拉着我的手又叮嘱了一番,教我不要拘着礼数,有空可去凤仪宫坐坐,和她聊聊天,喝喝茶,有事可遣小宫女,千万不要委屈自己。我谢过答应了。
  
  随后,各宫的礼物一件接着一件鱼贯而入,开始我还打开瞧瞧,后来不想瞧了,吩咐宫女、太监们直接收起来,日后再看,心里却为难着如何回礼呢!珠儿瞧着我的神色,笑嘻嘻道:“公主可是为着回这些礼烦恼?”
  
  我看她一眼,点点头。
  
  “公主不必伤神,公主不必回礼,到时候各宫走走,叙叙话就行了。累了一天了,公主早些休息吧!”珠儿仍是笑着劝慰道。
  
  一夜安睡到天明,用过早膳,我信步走入梅竹园。梅竹园中梅花盛开,朱砂明艳,绿萼含情,玉蝶翩翩。
  
  我忽而来了兴致,让珠儿取出挽月,芯儿抚琴,随性一舞。彩衣飘飘,剑气森寒,广袖轻舒,宛如又回到了佛祖的花园,惬意逍遥。
  
  “好!”一舞既罢,忽听得有人大声喝彩。就见梅花树后走出一少年男子,一身戎装,五官英挺,酷似云的眼眉。
  
  “大胆,你是何人,竟敢偷看公主舞剑,还不快快退下!”珠儿上前质问。
  
  那少年只看着我,含笑不语。
  
  我收剑递给珠儿,整理好衣饰,淡淡问道:“你是何人,为何出现在我梅竹园中?”
  
  “卑职傅凌云,刚从边关回京复旨,等候皇上召见,无意间步入这梅竹园,并非有意偷窥公主殿下,还望公主殿下海涵。”那少年不卑不亢,拱手施礼。
  
  “你去吧,皇上该是已下朝了,珠儿,带他去南书房。”我转身离开。
  
  “多谢公主,卑职告退。”身后传来傅凌云依然不卑不亢的声音。
  
  那日,皇上当众昭告了我明月公主的身份之后,我以一曲剑啸九天舞罢,便欲告退。丽妃抢先离席:“公主请留步,皇上,臣妾那日对明月妹妹多有得罪,今日臣妾当众向妹妹赔罪,请妹妹喝了臣妾这杯酒。”
  
  “丽妃,明月不善饮酒,就让明月以茶代酒吧!”皇上闻言劝道。
  
  “那好,那臣妾也喝茶。”丽妃出奇的爽快,应允了。
  
  云倒上两杯茶,我与丽妃均一饮而尽。我随即向皇上告退,云正欲陪我步出大殿,丽妃站起身来指着我骂道:“你这贱人,好生狠毒……”嘴角渗出黑血,随即摇摇欲倒。
  
  我不知出了什么事,只见河间王妃已离席冲出,一把抱住丽妃:“丽妃,丽妃!”随即大哭起来。
  
  “传太医!”皇上沉声喝道。
  
  太医诊过脉,上前禀告:“皇上,丽妃已中毒身亡。”
  
  河间王妃哭得更厉害了,河间王起身怒道:“皇上,明月公主竟敢毒害丽妃,请皇上严惩公主,给丽妃一个公道。”
  
  心念电转,不明所以,关我何事?同喝一壶茶,我怎么没事?
  
  “验!”皇上又吩咐道,
  
  太医验过茶壶,再验茶杯:“禀皇上,茶杯有毒!”
  
  “何人准备的茶水?”皇上再问。
  
  “是这贱婢!”河间王手下侍卫押着一个宫女走了进来:“这贱婢想要逃出宫去,被卑职抓住审问,得知她名唤莲儿,受人指使茶水中下毒,卑职便将她带进来了。”
  
  “贱婢!你受何人指使下毒,快说!”河间王恶狠狠地盯着莲儿。
  
  我诧异地望着莲儿,她看着我,眼里含泪:“是….是….”说不下去。
  
  那侍卫一掌下去,莲儿惨呼一声,嘴角鲜血四溢,缓缓转身,向我跪下:“公主,莲儿来生再报公主大恩。”
  
  怎么可能?我望着云,云看着我淡淡地笑了,跪下奏道:“启禀皇上,是微臣不满丽妃对公主无理,得知莲儿对丽妃心怀怨恨,指使莲儿在杯中下毒,毒死了丽妃,与公主无关,请皇上赐臣死罪。
  
  莲儿的眼睛亮了:“是,是云侍卫指使奴婢做的,不关公主的事!”
  
  “你这贱婢!该死!”河间王上前飞起一脚,只听得莲儿“啊”了一声,便再无声息。
  
  “云,朕命你保护公主,你却作出此等事来,你太令朕失望了!来人,将云打入天牢,交由刑部审理,一经查实,秋后问斩。”皇上痛心疾首的样子。
  
  “皇上,人证物证俱齐,何需等到秋后问斩;皇上若处置不公,微臣便要自行处置云侍卫!”河间王咄咄相逼。
  
  “那皇叔以为该当如何处置?”皇上强压怒火。
  
  “皇上,臣以为,供状一出便该即刻问斩,为丽妃雪恨。”河间王颐指气使。
  
  “朕就依皇叔之言,丽妃即是皇叔的外甥女,烦劳皇叔今日留在宫中,主持操办丽妃的丧事,朕要厚葬丽妃。”皇上脸色难看之极,看起来还挺伤心。
  
  “谢皇上!”河间王的眼里分明闪过一丝得色,吩咐手下侍卫道:“你们先退下,出宫去吧!”一干人等顷刻间散去。
  
  我看看河间王,看看皇上,又看看枫,忽然发现枫不见了。
  
  “来人,公主受了惊吓,护送公主回宫;好好收敛丽妃尸身;起驾回宫!”皇上吩咐道。
  
  那一晚的血战,我永生永世都不能忘怀。我,云、枫、皇上,还有皇上身边十三名暗卫联手,加上朱颜和朱瑞的魂魄,丽妃的寝宫,河间王终于被我们铲除。十三名暗卫悉数身亡;枫为保护皇上身受重伤;云你战至最后,也毒发身亡,离我而去。
  
  离开皇宫,带着云的尸身,我回到了最初相遇的地方,在一处悬崖边葬了云。那儿,风景很美。云你曾说过,待我大仇得报,便带我归隐山林。如今,朱家大仇已报,云你却离我而去。云的墓前,我拔出挽月,用力刺向我的心,云,等等我,我来了!迷离中,我看见,漫天的花瓣飘舞,飘舞……

此条目发表在 健康医药 分类目录,贴了 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Spam Protection by WP-SpamFre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