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于疏忽让娇从窗户看到宰鸭环节

  父亲在杀鸡宰鸭的时候是要求不让娇看到的。可有次虽关着门,由于我的疏忽还是让娇从窗户看到宰鸭的一个环节,于是,原本跟阿公说要用鸭汤拌饭吃三碗的娇一口鸭汤都没喝。母亲说我不小心是肯定的。这件事给娇很大的影响,傻了一样。我把娇抱在怀里告诉她,鸡鸭鱼就跟肉、蔬菜和米饭一样,是上天给我们人类安排的食物。娇娇将信将疑。我接着说,娇娇看,我们人类能说话吧,那娇有听鸡鸭鱼说过话吗?还有,鸡鸭鱼是放在菜场卖的,菜场是卖菜的地方吧,那说明,鸡鸭鱼也是菜的种类。娇接受了我的说法。娇还被自己的影子吓去过。这个比较容易说通。我带娇到路灯底下,或是旁边做些动作边看影子的变化;又在有太阳的白天不同的时段,找房子或是树的影子。就这样,一个个地去除了外界给娇娇的怕,借以养成娇不惧怕来自外界的不良影响。我想这也是当娇后来面对别人的欺负,敢于直面并正当防卫的开始。
  
  学走路时,父亲为娇付出的最多。娇甚至会观察阿公。有天早上,父亲从菜园地回来,正在换衣服。娇看到了问,阿公,阿公换衣服要去哪里啊?父亲说,你问我去哪里干嘛?阿公从菜园地回来总要换身干净的衣服吧?娇说,阿公要是不去哪里,那就陪娇娇下楼走路去。阿公听了大笑,不按贯例去买菜,高兴地带着娇练走路去了。后来,阿公找了件旧衣,拦在娇的燕窝下(娇干爸语,指腋下)牵着娇练。娇又发现她的小童车也是个练走路的帮手。很短的时间,娇娇就会走路了。父亲为此有句名言,娇的力道太好了,不仅走得有力,还不见累。也正因为娇会走路很快,到两岁生日前,娇骑上了自行车。
  
  娇开口说话,那纯粹是被大家说急了,她老是动着嘴作想说状。终于有一天,被母亲连续的“onggou”声,催得娇也发出此音来。这时娇才四十多天大。一周岁前,娇已经会熟练说两到四个字的话,说四个字以上的话不会断句,跟跑急了不会刹车那样。
  
  总结一下,坚持母乳喂养,不要或尽可能少的给婴儿吃罐装的、半成品的东西。多跟孩子说话交流,不同的人会给孩子不同的信息。多帮孩子运动。春天来了,脱冬衣不要太快,秋天来了就多备件衣服。洗澡时不要对着灯光(特别不能对着浴霸之类的强光源,会造成眼盲,很难治愈),不要正对着热水。就是做到这些,娇娇就无忧虑不生病地长到了三岁半……

此条目发表在 健康医药 分类目录,贴了 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Spam Protection by WP-SpamFree